白介素-2“老兵新用”:神助攻靶向药物

        近年来,伴随着新型抗肿瘤药物的兴起,肿瘤的治疗已经由传统的“化疗药时代”迈向了“精准靶向治疗新时代”。肿瘤靶向药在精准“击杀”肿瘤细胞的同时,还能有效避免正常细胞的损伤,不仅延长了患者的生命,还显著改善了患者的生活质量,将恶性肿瘤“慢病化”。

      靶向药虽好,但也要看每个患者的具体情况适不适合,还要看治疗过程中有无各类问题。

     事实上,靶向药物远不是不伤正,只是相对于副作用可怕的化疗药副作用小一些而已,大概8%-9%的病人会出现较严重的副作用,如果存在自身免疫性疾病,这种靶向治疗药物就更加不能使用了。

      

      肾癌靶向治疗的经典治疗药物索拉非尼舒尼替尼,单一靶向治疗仅延长晚期肾癌2.6-4.6月生存时间,治疗效果不尽人意。后续出现的阿昔替尼、培唑帕尼等药物,无进展生存时间为6-12个月,总体生存时间为1-2年,其ORR最高为32%,疗效CR罕见。


        在免疫治疗方面,纳武利尤单抗对晚期肾癌PFS的改善效果与依维莫司无显著差异(4.6m VS 4.4m),OS仅延长5.4个月,而其他免疫治疗药物ORR为7%-29%,PFS为2.7-8.2m,OS为18-28.9m,整体而言,单用PD-1抑制剂治疗晚期肾癌疗效有限。


         肾癌NCCN指南将IL-2作为晚期肾癌的一线细胞因子治疗方案。IL-2,即白细胞介素2,是由T淋巴细胞分泌的一类免疫因子,是促进T细胞、NK细胞、以及TILs、LAK等抗肿瘤免疫细胞的增殖、分化的核心因子此外,临床上常采用IL-2与放化疗相结合进行治疗,增加耐药性,延长放化疗时间,重建患者被放化疗摧毁的免疫系统,提高患者的生活质量。


如果在肿瘤的治疗过程中,使用靶向药物的同时,再加以白介素-2的治疗会达到什么样的效果呢?

       索拉非尼属于多激酶抑制剂类药物是NCCN推荐的肾癌患者一线治疗药物 ,索拉非尼单独治疗晚期肾癌患者具有良好的临床效果, 但其完全缓解率较低,因此需要联合其他药物以提高患者治疗效果。而白介素-2 则是晚期肾癌的常规治疗药物,能够有效缓解患者疾病进展。

      在一项白介素-2联合索拉非尼在晚期肾癌治疗中的应用价值研究发现,单独使用索拉非尼的缓解率42.9%,而联合白介素-2治疗,缓解率达到了71.4%,缓解率得到了很大的提高。



如果把白介素-2和PD-1抑制剂联合免疫治疗,是否就能达到早期应答和持续缓解的效果呢?

        

 免疫治疗一直是黑色素瘤治疗的主导方式。从最初始的白介素-2 、干扰素,到之后的ipilimumab,到目前横霸一方的PD-1/PD-L1,将黑色素瘤的治疗不断推上高潮,PD-1/PD-L1免疫疗法利用活化的T细胞去杀伤肿瘤细胞,而IL-2能刺激患者体内T细胞(CD8+效应T+CD4+辅助T)的增殖分化,以及其他免疫细胞的活化(如NK细胞活化),起到相辅相成的治疗作用。



      Elizabeth I. Buchbinder等在癌症免疫杂志上发表了一篇文章正好说明了这一点,文中用临床数据表明:对于那些在接受了PD-1和PD-L1抑制治疗后的患者,大剂量的IL-2治疗在肾癌(mM)和黑色素瘤(mRCC)中显示出持久的抗肿瘤活性。


       这一研究发现给肿瘤患者新的希望与启发,也呼吁国内相关联合方案的探索和研究。

我们相信,在未来攻克癌症难题的道路上,IL-2将一如既往的发挥着它不可替代的作用,在一个又一个的里程碑上熠熠生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