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患者"死亡密码":一场突然启动的"炎症风暴",真的无解吗?



 抗疫30多天,疫情取得阶段性的胜利,但拐点尚未明确,患者对于有效药物的需求十分迫切。自1月起,各方专家和研究机构通过初步试验称,一些药物可能对新冠病毒有效,包括现有的抗艾滋病毒用药洛匹那韦、利托那韦、达芦那韦,流感用药阿比多尔,以及抗埃博拉病毒的新药瑞德西韦等。

      在中华传染病杂志发表的“洛匹那韦利托那韦(克立芝)和阿比多尔用于治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有效性研究”的临床结果显示:洛匹那韦利托那韦组和阿比多尔组在改善临床症状(如体温恢复正常)和加快病毒清除方面均未优于对照组,而洛匹那韦利托那韦组的不良反应发生率却有高于对照组的趋势。

      针对NCP感染的治疗,人们首先试图寻找理想的病毒药物。抗病毒药物及其治疗应用还应考虑两个重要的问题:

1.一些药物在体外筛选的过程中表现出很好的活性,而一旦进入人体开始体内试验,则往往达不到预期。

2.很多抗病毒药物可能引起严重的副反应,而且由于病毒的变异活跃,很难找到如同抗生素一样的普适药物,用药时需要特别注意评估患者的获益和风险。

     对于急性爆发性病毒感染疾病,我们根本不可能在1-2个月内找到“安全、有效的特效药”,在这之前,我们可以使用一些防御性措施:主要针对病毒导致组织器官衰竭的机制——炎症风暴”,使用其他方法来抑制炎症风暴,减轻组织器官的损伤,让患者活下来,再通过自身免疫力,用时间来安静的消灭病毒。

     利用外源药物“助机体一臂之力”,则是抗病毒治疗的新思路、新挑战。对中、重症患者使用激素治疗,虽然可以适当降低炎症,保护重要器官的生理功能,但是激素治疗副作用很大。使用IL-2治疗,它通过使Treg细胞增殖分化,调节人体免疫平衡,来抑制“炎症风暴”,由于Treg细胞是人体内天然存在的抗炎功能细胞 ,所以对人体没有副作用,同时还能使其他T细胞增殖,增强了免疫力。

      白介素-2在治疗自身免疫性疾病方面,如红斑狼疮引起的器官受损已经受到国际公认。


“炎症风暴”


炎症风暴,威胁生命的重要杀手!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病人与2003年SARS病毒不同,有些病人早期发病并不十分凶险,甚至症状轻微,但后期突然会恶化,病人很快进入多脏器功能衰竭的状态,其原因就是病人的体内可能启动了炎症风暴。

     炎症风暴,即细胞因子风暴,是由感染、药物或某些疾病引起的免疫系统过度激活,一旦发生可迅速引起单器官或多器官功能衰竭,最终威胁生命。细胞因子风暴在SARS、MERS和流感中都是导致患者死亡的重要原因,在本次疫情中,细胞因子风暴也是引起许多患者死亡的重要原因。

     病毒入侵时,人体会产生大量的炎性因子,这是机体免疫系统为了保护家园生产出来的武器,目的是杀灭外来入侵者。所以,炎症因子的适量释放,有助于帮助机体战胜病毒,缩短病程;但如果炎症因子释放过多,不可控制时,就会伤及自身组织器官,这时就需要"外来物"来适当降低炎症保护人体主要器官,痊愈的机率就会增加。


IL-2的免疫调节作用



IL-2(Interleukin-2 )是一类免疫细胞因子,它是集体免疫应答的核心物质。

      IL-2可以促进CD4+T细胞亚群的分化和增殖,主要通过增加Treg细胞的数量来重建自身免疫细胞平衡,而对分泌大量炎性因子的TH17和TFH细胞的增殖无明显作用。

      Treg细胞主要通过调节外周免疫耐受途径来控制机体免疫性疾病,避免免疫应答过程中的过度的效应性T细胞活化,加重组织损伤

      对于中重症患者来说,使用IL-2可以降低免疫因子风暴概率,降低死亡率。

       当我们无法精准的“一招致胜”打击敌人时,防守可以有效的保护本土的和平与安宁,等待机会,或出击,或耗死敌人。

等风雨过



    面对“来势汹汹”的病毒,新的科技工具和庞大的信息库将极大缩短科学家寻找新型药物的时间,但临床试验对于药物效果的验证也是必须严肃对待的“关卡”。我们需要相信科学家的努力,同时也应抱持冷静客观的态度,一起应对疾病的挑战。

      再次提醒大家,疫情还没有结束,医护人员依然在前方战斗,我们能做的就是尽量不添乱!

等到风雨过,

我们一起嗨个够!